云深

喜欢写番外,坑正篇。尤里亲妈粉。

[阴阳师手游] 大天狗番外 · 自述:以后再也不乱卷走家里的小姐姐们了

大天狗番外 · 自述:以后再也不乱卷走家里的小姐姐们了

 

幼年狗子·雪女
阴阳幼稚园系列番外
基础设定请前往个人主页查看阴阳幼椎园阅前提示



本文设定提示:这是狗子还没有进入阴阳幼稚园之前的故事
狗子家属于没落贵族传统家族,家里的小少爷不好照顾。






我不能随便发脾气。


阿妈这样告诉我。
我们还是贵族一样的存在,但是并不代表可以放肆。因为我们大天狗一族现下已然不如往昔了,尤其是继酒吞族之后以强劲霸道的力量争得妖界席位的茨木族崛起之后,再加上我们这一族妖数极少,在旁的妖眼里看来,我们族就更像是漂亮的摆设。
我心里明白,有太多的小姐姐夸我长得漂亮了。

“可是阿妈,我没有乱发脾气,是她们没有遵守秩序”
“是你的新世界的秩序吗?”
“对”
“那也不可以就把姐姐们卷走了啊”

我知道不能使用暴力,这个时候阿妈的脸色就会变得格外憔悴,她从来不会严厉的责备我,只是伸手理顺我的头发,拍拍我的翅膀,用一种会引发我强烈愧疚的声线告诉我,再不乖的话就要给喝牛乳了。
今天是阿妈做饭,我虽然很想抗议,但是还是绷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因为阿妈告诉我,之所以她下厨是因为我把今天来干活的姐姐们都吹走了。所以注定这是一顿满嘴毛的晚饭。
可是管他的,至少比喝牛乳好。


次日,
阿妈说由于我欠缺考虑的暴风卷卷,今天只好由我来打扫屋子了。然后就出门了,不知道又去找哪家的大妖怪夫人聊天了。

扫扫扫……

我的毛还真多,扫都扫不完。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才理解过来,我前脚扫完后脚转身,摆动翅膀上面的羽毛就又掉了一地。

原来罪魁祸首就是你吗!
我抱起自己的翅膀拍拍拍,都是你我才扫不好的。口亨!

正当我打算静坐到天荒地老等阿妈回来就跟这一地的毛一起同归于尽被卷走的时候,
门响了。


磨磨蹭蹭把门打开一条缝。
为什么觉得有点冷?我从门缝里看到了一张大概很秀丽的脸。说大概不是因为我矮的看不到,因为视角都被两团不知名毛球挡住了。

“你好,我是昨天没能来的雪女”

“听说你们家在招人做事”

“路上我遇见了夫人,也就是你阿妈,说因为急需就不用面试直接开工”

“你就是小天狗大人吧。”

我很惊讶。
那个冷冰冰的语调是怎么回事,一般这种情况难道不该是‘啊~你就是大天狗大人,真可爱啊!’这种来当第一句吗?表现的与众不同很违和啊,
还有什么小天狗啊,虽然我还没长高,但我的妖龄可是比旁边茨木族那个傻小个要大好几岁,是大天狗大人才对啊!虽然这么想,
“哦,那你进来就开工吧”
冷冰冰的声线随着转身变的不甚清晰,手一摆示意门口的雪女跟自己来。
“恩,了解了。”

为什么是一种命令回答式的交流,呵,看来不是一般的女妖么。居然没有对我大天狗大人迎来奉承,还真是见过些世面的。


诶?等一下……


我在干什么!为什么不不跳起来反驳!不,这不是我的风格,作为新世界的神明,新世界的秩序典范,我大天狗大人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动气动怒。要用自己的威严和魄力让她感受来自高等级式神的压迫感,顺便把我的活也干了,
虽然这么想
“先打扫一下房间,在阿妈回来之前做好饭就好”

“唷,叫阿妈,真可爱。”

……
你虽然终于说出可爱这个字眼,但是那个跟认字的时候面无表情读课文的语音语调完全没有区别吧。啊?你是真的觉得可爱?好,我明白了,你是单纯的情绪表达迟缓。但是没关系,像你这么安静又实诚的女妖已经很少了。好好在这里工作,就能……

不不,我看着你没有其他的不满什么的意思,不要强迫自己再说一遍了。

还有喂喂,妖女姐姐,你的重点不对,重点是我给你下指令时魔幻邪魅的声线和抬头看你的微妙弧度才对。忽略掉读课文的语气,已经有很多人夸我可爱帅气优雅贵族气,你能认知到这一点,我很欣慰,但我们能商量不自带制冷效果吗,我虽然是个高级式神,但是生命脆皮还是个宝宝妖。
虽然这么想,
“赶快着手工作吧”


紧吸一下大鼻涕。
我承认这位新来的姐姐还是比较聪明的,稍逊于我。
她利落的扫干净屋子做好饭,工作也不会吵闹或者过于麻烦我,只是会问问用具的位置。
当然关于她刚才把我的翅膀冻起来我是怀恨在心的,可是我也不能卷卷卷,因为翅膀被冻起来了,打过去的风刀也只能把她的发尾吹起来。
我只是个宝宝啊啊幼妖。
怒喝一口热茶。
但要优雅的放下。


果然三思而后行是好事,要是我昨天没有把小姐姐们卷走的话,今天早上一开始我就可以喝着热茶冥想新世界了。也不用受冻翅之苦,虽然她把自己的坎肩给了我,还清冷温柔的说稍微忍耐一下就好,我也没有丝毫的感动,只是觉得坎肩质量不错很温暖。

为什么我会听出温柔?就算是新世界的神明大人,在被冻后得到热茶和暖和的衣服都会幸福的炸毛许愿的。这样会产生什么错觉都可以理解啊。



久久,

“小天狗大人?”雪女弹了一下翅膀解冻。

“!!”我一脸惊恐

“你的毛,羽毛一直在掉”她说着摸了我的翅膀一把,顺便还捋下来一把毛。“这个太奇怪了”

“这一点也不奇怪”,我抢过她手里的毛作天女散花状,强行镇定“我们大天狗一族都有掉毛的传统,掉毛就代表着我们在成长,掉多就成长的多”

“可这也掉太多了”
“高等级式神要获得力量当然不能寻常”

“可是夫人不这样”
“阿妈她年纪大了,新陈代谢不太好”正当我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这理由通顺的我自己都要被说服了的时候,
我被一只看不见的手从后面拎了起来。


“哦?”
“年纪大的人不仅新陈代谢不好,下手也没轻没重哦”

!!
这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声线。
我是谁,我在哪
新世界需要我,
没有我世界秩序将去向何方…
呵,就只能到这里了么


……过程由于破坏力比较强就不描述了,简单来说就是阿妈约着和其他的夫人们逛夜市,回来拿钱包顺便给雪女任务,听到了对话,把我卷了卷。


由于被卷的厉害,晚饭一口都没吃下去。满脸都是一副恶心虚弱样。

这个小姐姐还没走,阿妈说要出去玩几天,让我听姐姐的话。
嘛,反正有人扫毛不是坏事。

我把被子从壁橱里拿出来铺好,刚准备把宝贝翅膀包在被子里,她就推门进来了,看着坐在榻榻米上的我,给我把被子往脖颈处提了提,然后递给我一杯万恶之源

“来,把这杯牛乳喝了”
“我不需要这种软弱的东西”

谁要喝那种看起来白白软软,仔细一闻还有腥味的东西,我已经过了喝奶的年纪了,这跟我的身高没有关系。

“软弱,”雪女把杯子贴了一下脸“并不会,小天狗大人。温度刚好,请快点喝,做一只乖宝妖。”

“不,拒绝”

不要用阿妈叫我的方式配上教科书语气,我会用暴风卷走你的,我是说真的。新世界秩序第一条规定的就是牛奶是罪恶,我们都要拒绝他才可以维护世界的平稳。没有什么可以阻断我的决心和毅力…


“可是你掉毛啊”
掉毛啊,掉毛啊,掉毛啊………无限回音回荡在脑海。
惊醒!
不,你不要骗我,我不会上当的。这跟掉毛有什么关系。还有我不是告诉你了,我们大天狗家族掉毛是一种神圣的象征吗!

“一直掉毛的话,以后长大就不叫大天狗了”
叫什么,鸦天狗吗?不要威胁我了,虽然我是妖怪式神,但是我恰好是这帮高级式神里最爱看书的,你那些改变基因的伪科学我已经看穿了。

“就变成秃天狗了”

我想象一下那个场景。
然后没有一丝丝防备的接过了牛乳。
好像接受的快了一点,会不会不符合我沉稳的形象,不不,还是裸奔比较可怕。
毛秃了跟裸奔有什么区别!!所以说雪女你真的没有骗我吗?我大天狗大人可是什么都知道,我只是跟你客气一下。看在你这么坚持的份上,我也不想给你的工作添堵,毕竟我可是新世界的模范和曙光。


来吧,狗子,感情深,一口闷。
我想起阿妈卷完我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笑容。
阴谋,都是阴谋。



“你需要睡前故事吗?”
“我又不是需要故事才能睡着的”




今天的牛奶跟往天的不一样,感觉有点撑,但又暖和。




半夜,
雪女:还没睡着?要听故事吗?
狗子:不,我已经睡着了。

到底是因为谁我撑得睡不着啊。
还有你为什么这么执着。
我拒绝像酒吞和灯姐那帮妖那样夜夜故事会,醒来吃水果,睡前烤达摩的堕落生活。


 


阴阳幼儿园·狗子番外End

 

 

彩蛋:

去狗子家之前,

 

青行灯:你要去大天狗家打工?去照顾那个小贵族少爷?

雪女:恩,对的。

青行灯:那个中二小鬼有点难搞。我教你,那个小鬼表面上装矜持,你就夸他帅啊可爱啊,他就开心了,就可以把他晾在一遍自我陶醉了。

雪女:恩恩,受教了。(做笔记状)



﹉﹉﹉﹉﹉﹉﹉﹉﹉﹉﹉﹉﹉﹉



题外,狗子是对大天狗的爱称,贱名好养哈哈~




 

评论(8)
热度(76)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