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喜欢写番外,坑正篇。尤里亲妈粉。

也许以后会发展成一个古风码字姑娘的故事


这也许只是某个空间内,一个古风码字姑娘的妄想。

我不是那个码字姑娘。

或许她真的遇见了我这么个好商量的人。

窥探了她心底的旧事,以此作记。

【别人看着故事说我写的有味,可我眼里,好的是你。】

——————————


【 你且告诉我,你是喜欢圆满月还是镰刀月,
是喜执剑天涯还是高堂辗转,是喜山明水净心无
垢,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

【 你总问怪问题。】
【 这样不好么?】

【 那求山明水净心无所挂好了,你满意了么,
总归我是你笔下寄存的魂。飘荡得久了,也是想得
点安逸的,至少在故事里。 】

【 不满意。】偏生不满意。



【我问你,你愿不愿活在故事里,不死不灭,愿不愿?】


【这故事是你写的吗?

那我想作说书人口中的故事,过上些日子总是会变上一变的。】

【说书人的故事多是茶余饭后的笑语,你这精细的身子骨没一点喜感。

    别指望了。等姐姐给你写个一晃三摇的剧情。】


【你不要写故事了,和我一起活在故事里吧。】

【傻,我写你才有故事。】


【可我不愿唱独角戏。】

【那我多给你几个美人?实在不行,一咬牙,给你添几个俊俏的公子哥儿也是行的通的。

  虽然你姐姐我向来是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路子,但是依你这一回也无甚大碍。他人诟病也罢,我还是担得起的。】


【撞到我的笔下你幸运得很,我还跟你打商量呢,也没比你许劳什子的诺。你乖乖来享这一世清明安乐就好。】


【然后呢?】

【等我也成了一丝游魂,我也寻个人,把我写进故事里。】

【你倒也是不安分。】


【你遇到的人兴许不能给你打商量。】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


这故事里的人是码字姑娘心底的吧,我记下来,恩,总算是下定决心给她记下来了。

结局我没太想好啊,再说吧。码字姑娘在心里沉静下来了。

真是想推醒她问问,之前她的故事里都配了写怎样的美人啊。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