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喜欢写番外,坑正篇。尤里亲妈粉。

[阴阳师手游] 阴阳幼稚园01

初次阅读请先前往个人主页看阅前须知。

他们的幼年。

 



01.小叶子小时候也是个有爱心的孩子在我心里


“你在干什么?”
眼前红色的团子闻言,背影剧烈抖动了一下。手里的东西砸在溪浅处,像是幻听一般恩哼了一声。

 

午间的太阳有点烈,地上的草木缺失了水分,变得易脆了些,每一步的声响都很清晰。


小红叶踩着小而精巧的木屐三两下从阴阳幼稚园恩从后门偷偷翻出了院门,她又不是茨木那个笨蛋,每次都只会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说什么真正的男妖要从正门突出。然后被比丘尼老师或者雪姐抓个正着。

 

反正也没有谁看到我,红叶放心的拍拍手抖抖灰扭着小腰很有目的性的溜走了。
完全忘记了刚才被自己打晕了绑在后院的涂壁。嘛,反正塔总喜欢做用头撞地这种奇怪的自虐行为,自己吧自己绑起来也很正常吧。
她用小肉爪戳了戳巫蛊娃娃的脸,好像被自己说服了一样,扬起食指点点头。再抬起头时,露出了出逃成功的狡猾笑容。
一路咿咿呀呀的跑开了。


“啧,你不要吓本大爷,大爷我在洗葫芦”
“诶?这个要洗么?它不是活的么”

“今天园里说了要回家做家务,帮阿爸阿妈的忙”
红叶一脸疑惑
“啧,你天天偷跑出来,才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小酒吞说着转过身继续洗刷刷。

“哈?”

“不要打扰本大爷,”
身后传来细琐的声音,

“你阿妈应该教过你看见大妖怪家的人要绕开”
细琐的声音蔓延开来,有些疑惑的皱眉

“我就当没看见,你赶紧从本大爷眼前消失。”

细琐的声音忽的消失了,小酒吞反而抬头啧了一声。


切,走了么。
都是一样的家伙。

他莫名的觉得火大,他经常干这种哄走妖的事,族里的老人总是告诉他他们生来就是大妖怪不用理会弱小的家伙,只要学会强大就好。他似懂非懂,直到他亲眼见到那些撞上长老的倒霉鬼,全都变成了背上那只鬼葫芦的狗粮。 
至少他明确了一点。
他不愿意喝那样恶心的酒,便只有用语言威胁他们离开。
吞食腐肉,算什么大妖怪。

可即便是幼妖,也觉得哪里不对劲,每每赶走其他的妖魔鬼怪,他都心闷火大的没有缘由。




“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发呆的时候时间总是马不停蹄。原本早该消失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来,小酒吞不由得懵住,手里的东西便脱了手。
小红叶哄~的从他手中夺过葫芦,一到手倒了过来,把葫芦嘴朝着地面摇→摇←抖↓抖↑二话不说照着葫芦身就是个拍拍拍,

“喂,你个女妖干什么!”酒吞反应过来,急声吼道。
没想到她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还突然抢了他的葫芦一顿打?

“你放开…”酒吞一下抓住她那只又欲落在葫芦身上的断掌的手腕,避免她给幼鬼葫芦造成新一轮多段伤害。“这是我的葫芦,你这个女妖怎么……”

“你是笨蛋吗!?”
打断他的话,红叶那只被拉开到他侧面的手转变攻击对象,换了个方向捏着小酒吞的脸上的泡泡肉东拉西扯,要他放开。
小酒吞虽然吃痛,但仍旧不放。因为要保护自己的小葫芦。

虽然两个小团子就这么一直僵持,但拿着葫芦的红叶另一只手仍旧不停的抖动摇晃,直到鬼葫芦吐出一大口水,发出哈呼哈呼顺畅的声音她才停下。抬头瞥了一眼发红的手腕,毫不客气的瞪着死命捏着她手腕的红毛。

“你刚才是要溺死它吗?!”

“啊?  ”
一下子莫名处于下风的酒吞有点摸不着头脑,溺死什么,溺死你吗?大爷我不是叫你走开了么。居然还瞪我,正常的女妖看到本大爷都要尊称一声酒吞大人,你居然瞪我。

红叶一急,做出要一口咬上的他手腕的架势,酒吞还是放开了。

啧,显示自己牙口好么。

红叶把葫芦抱到怀里用衣袖擦干它身上的水渍。把耳朵软软靠在幼鬼葫芦身上,听到它呼吸顺畅的声音后确保它体内没有积水了,才把它放到叶子堆积起来的简易垫子上,又把层层叠叠的枫叶堆在葫芦身上。
“这样会感觉好些吗?”

“时间不多,我就简单的堆了堆”

“你就休息,我帮你算账去”

鬼葫芦:~~~~~~!!!(葫身一震)
拍拍葫芦头,转身,叉腰,瞪眼,朝着对面的酒吞走进一步,挡在了幼鬼葫芦的身前。

“喂,女妖,你是无聊的来寻死路吗。”
酒吞冷下脸,看着眼前莫名其妙挑战他底线的女妖,释放出大妖怪一族与生俱来的威压,即便他还年幼,也知道对面趾高气昂的小妖怪肯定受不住。
总之,任性的妖就要受该受的罪,他明明之前已经那样的提醒过了。

“你虐待幼鬼葫芦!”
明明因为威压已经有一些站立不稳,但对面还是中气十足的吼出来了。

“我在河对岸就看到你把它放在河水里打转转了”
我那是为了把他洗干净。不想废话恩酒吞只在心里辩解着。

“你把它放在河水里冲了好久,我都从河对岸绕过来了,你也没捞它起来”
啊?可我们全族的鬼葫芦都这么长大的。弱小的话,会死的。

“园长大人上妖生知识普及课的时候说过,幼鬼葫芦不能被这样粗暴的对待!”
让它脏着就很温柔?怒笑。

………
“总之,你才什么都不知道!”
哦。原来只是赌气而已啊。是该说勇气可嘉还是无知无畏,姑且能看在不是出于冒犯我的心理上不多做计较,虽然很吵,但反正我也是除了摆架势吓唬其他妖外,做不出另外的什么恶心事了。还有,这件事可不可以到此为止了。



啪!
pia!

一边念念叨叨,一边打掉小酒吞磨磨索索蹭过来摸葫芦小肉手。
红叶嘟着嘴不让他碰葫芦一下,这么来来回回几下脸色才松开些。

你不仅瞪我,还打我手。酒吞无奈。


小酒吞虽然是酒吞族大妖怪后裔,但是却是一反其他妖顽劣的脾性。向来被作为而后族内的大当家,从小都是好东西供奉着,被众多边缘部族和族中长老盯着看,不免相比较于其他妖更稳重淡泊些,亦是有自己的一番准则的。

你这个女妖没救了。

“我难得大发慈悲解释给你听,女妖。不要胡搅蛮缠了。我们大妖怪一族不需要脆弱的家伙,你从那个阴阳师那里学来的东西对我们不适用。”
酒吞拨开他的幼鬼葫芦身上的枫叶,把它抗到肩上,
“草皮软垫也好,枫叶被子也好”
顿了一下,语气严肃
“都不需要。”


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帅气的脱身了,小酒吞暗骂自己太天真了。1级的幼妖是能把另一个1级的幼妖怎么样?
更何况还是从小受到大妖怪之道教诲不能仰仗力量便欺辱他人的。而且对方还是个胡搅蛮缠的女妖。
她在无视别人的话这一点上也是天赋异禀。

“你不要随便就洗它,它很怕冷,用温水泡泡就好。”
“哦”

“等到它长大些的时候,才可以泡冷水。”
“……”

“温水的话,皂角一点点吧。最好温和一点用花瓣,每个季节都可以换味道的”
“啥?”

………

“喂,女妖。到底有多少”
“马上了,别一口一个女妖的,你知道我叫红叶”她扬起食指朝上一挑,指着树,“喏,那个红叶。”


……………就算唠叨,也只能听了。

“仔细看看,这葫芦还蛮可爱嘛”红叶揉着葫芦试图让它能嘟起嘴来。
“……”喂喂喂,不是说要善待葫芦,人人有责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说着说着见旁边没一点反应,红叶把葫芦放在怀里,把小酒吞因为无奈无聊无法拒绝而别过去的脸摆正。就像捧着朵花。


“你要是不好好学学怎么温柔的话,就没有谁会陪着你长大了。”
……恩

“这可是晴明大人亲自教授的知识”
哈,所以说重点是晴明么!?

“你不记好,后果很严重,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如果脏死的话,我会把你和鬼葫芦埋在一起的。
还有到底是怎样才会同归于尽啊==

“然后你就会因为没有朋友,无法正常交流”
…你这是自我归类了,跟我没有关系。

“最后心闷火大寂寞满天飞”
别咒我,我族内压力已经很大了。

…口亨

“你刚才有好好听我说吗?”
当然没有了。
在心里吐槽很忙的。

“恩?”
酒吞忙不殊的点头。

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未来的鬼王大人的人生才开始上色吧。还有,心闷火大的毛病也好了不少。

 

 

 

评论(2)
热度(50)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