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喜欢写番外,坑正篇。尤里亲妈粉。

《逾距》 透纯 R15轻微

《逾距》

 

CP:透纯

 

轻微R15

 

 

 


就是因为你这么好强,有看事平淡,才会错过那么多支线剧情的

 
我以前很害怕,怕得裹了尽可能多的毯子在身上,尽可能的温暖自己。不敢让体表任意一根汗毛有异动。
但是,现在,
我也在害怕。可是,现在
全身的毛孔都在叫嚣,背部的寒凉随着汗毛炸开的走势席卷五脏。体内生凉常在短暂的刺激后带来难以忽视的肚痛。
我还是兴奋的瞪大了双眼。
快拦住我。我说。
滚开。我想。

                                                                      ———如果写长篇这些话才有参考价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即便是警官先生也不会被轻易放过。”
“就是赤井也没在我手上得多少便宜,你还是省省。”


“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
“我没打算让他找到你。他大概也暂时没空。”

 

“你在犯罪,警官”

“可你过得不错”

 

之前有一次事后,世良迷迷糊糊的呢喃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心里不悦,但透支的体力束缚着四肢,她只能翻个身让自己呼吸得更顺畅些。

安室本来在一旁喝水,可是他机警的如豹子一般,喉咙吞咽的干扰声并不打扰他对身边躯体的窥探。大概能感觉得到他的气息在沉下来,纵使没有触碰到肌肤,世良也能感觉得到逐渐靠近的热意。他把头埋在颈边深呼吸。刚喝过水的唇瓣带着不可抵抗的凉意逡巡过她的锁骨,没有多余的唇舌配合,只是简单的就着刚补充的水分打湿她的薄嫩的肌肤。就像是柏拉图式般。而后吐纳着热气伏到她的耳边,

道,“好不容易轮到我放短休了,你哥哥倒是手一甩回美国做海外斗争了,倒是留了你让我看着。”

安室一边说一边舔咬她的耳瓣。几番折腾后早已消耗完气力,世良只是做一些趋于形式的抵抗来保护羞耻心,她甚至都没有精力去听他接下来的抱怨。

“我可不是苏格兰,对被哥哥放在一边的妹妹有那么好的心去义务照顾。
顶多…呵…”,安室注意到她的注意似乎都在躲闪上,不经叹了口气。

 

这样是有情趣,可我啊…

 

安室把世良翻了个身,倾身覆上。将她的双手缚在身后,抚上他的胸膛。

“偶尔也希望你能主动一些。”

世良感到了指尖的触感,下意识的收手,却无奈逃脱不得。反而是在他的胸前划上了轻轻重重的一道,引来他忽然起伏的呼吸。
     

顶多只是半个萝莉控吧。

 

“嘛…”,顺着背部的脊骨一路向下吻去。“真是危险啊。小妹妹。”

 

 

安室在没人的时候确是个安静的人,他不说多余的话,偶尔多说些都是值得我揣摩的线索或者令我尴尬的伪情话。他最近发现了一个不太成熟的新业余爱好,给世良涂指甲。刚开始只是在带她飚车时握住,感觉到了上面薄薄的茧和几道细细地划痕。他想一定是赤井这个混蛋,他教你截拳道,教你骑机车,教你获得像个帅气的男孩子 。有时候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和一个男人搞暧昧。后来他开始卖各种各样的护肤品回家。

 

“领双份工资还可以这么闲吗?”

安室那段时间跟要把她培养成手模似的,每天的护理亲自来,每一次都慢条斯理的。世良多次装睡都被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这样打截拳道会没有冲击感,喂我的手感会被你现在涂上来的这些软软白白的东西败光的。”世良一口的怨气。

 

安室不理她。

本来就不是跟她商量着来的。

 

嘛,到底世良还是女孩子的。

虽然有点不习惯,半推半就也就接受了。


下一个阶段是涂甲,世良想这家伙一定已经是顶级贵宾了。看着桌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甲油,她吐槽,你是全都买了来开店么!?安室却并不废话,只是招她过来乖乖坐好后端起她的手一种一种颜色的试。安室都喜欢,挑三拣四的人最后反而是世良。

安室熬了好一段时间总算让世良养成了自己爱护自己甚至会给自己添些色彩的好习惯。

这家伙其实也可以是个女孩子啊。安室先生有些无可奈何的笑笑。在心里给自己的性取向打了一个勾。

恩,很满意。

 

 

 

世良的头发留长时间了,但是总是在肩膀处挣扎着,你不得不承认这里面的确有基因和运气的因素。她的食指绕着头发打着圈,大概是有想这倒长不短的头发她该拿它怎么办。

可是,这可是世良啊。

所以不出意料的,在跟镜子里的自己大眼瞪小眼瞪得眼睛酸涩还有些失神后。

还是别瞎闹了,这样想到。

会变丑的,不如就这么英气些。

就这么想着什么时候找个理发店理回短发就好。

但是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

就算再怎么放长假,警官先生还是要作为人民的好公仆常回局里转转的,时不时碰上几个案子,回去就没个准点。也没有每次都打电话回去友善的通知一声,像是做出了某种姿态。他不想那个女人活得太舒适自在,顺理成章。因为自己比谁都清楚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所以自己才觉得恼恨。

要她等吗

打电话吗

有必要么


顶多是关系出格的室友吧。他承认一开始答应赤井放她进来他是很无耻的有借刀报复的心,至少不让她好过。但现在看起来却像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而且…很想…把世良也拉下来。

 

一起掉到陷阱里也没关系的。

这么想的时候心里甚至有些翻覆,刺激,愉悦?

似乎有些不明晰的地方,但他知道自己内心极度兴奋。

  “降谷警官,可能要麻烦一下您……”
  “喂喂=,=,现在是假期。”

 

安室轻轻带上了门,进屋后他没有什么喊我回来了的习惯,因为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

他很容易猜到她的所在,他侧着头看在全身镜前苦恼并发呆着的世良。她的手指绕着发尾,偶尔背过身看能到背部那里,虽然根本没到背部的长度。然后下意识的闻闻自己的头发,失落的呼出一口气。

稍微有些舍不得

恩…

思考中…

安室本来想偷偷窥视一下,顺便听听她一个人的自言自语。可是这就瞬间卡壳没了下文。算了…

“你在做什么”

“哟,你回来了”

 

 

世良还在五官都拧在一起的纠结着。安室却也皱了眉头。

真是,像老夫老妻一样。

啧,不太妙啊。

说明了前因后果后安室倒是没有多余的惊讶,这个被当男孩子一样帅气的养成的女孩子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呈现出一点点成果啊。

这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即视感有点微妙啊。

警察先生我可不是变态啊==

最后到底没有像世良所纠结的成果那样变成一如既往的短发。他跟发型师寥寥的沟通了几句,只让世良闭上眼睛等着看。

嘛…等着…就等着看咯。

“你都跟他说了什么?”

“总之不会让你难看的,世良小姐。”

 





——————

 

小采访,

折子:请问一下,安室先生,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改造世良桑呢?

安室:像个女孩子的样子不好么

折子:没有没有,……只是单纯觉得你这样做有点异常呢(转头小声)

 

安室:像宝藏哦~ 这样的过程会让我感到,她就像是完全从开始到结尾都只属于我的宝藏。

大概就是这样吧(温柔笑)

 

折子OS:(看着不远处等待的世良桑)这两人的相性给人的感觉真是……

 

评论(9)
热度(42)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