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

喜欢写番外,坑正篇。尤里亲妈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系列

本文非国设,主普洪,说不定附带露中米英娜塔托里斯北区欠夫夫法加等等等等我爱的cp,其实无论怎么配我都爱,本来不吃冷战的我,在看了某个大大的设定后本来只看黑三角耀向的我,发现来点冷战偶尔虐虐这只老妖精简直爽好不啦哦吼吼吼吼吼~~~~

没怎么写过同人,不过会不断努力的。

之前码字都比较深沉深情专注于文字一类,我看看能不能突破自我走走欢乐简单向~

第一篇铺铺底,没有特别侧重哪个cp,抱歉啦~~~~欢迎提意见:-D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系列

 


 

By 六碗汤

 

 

这是个小镇,我是说,是的,它很小。

在这里的人们老实的工作朴素的生活,没有人对大城市感兴趣,当然除了那个爱快餐的小子。因为不爱挪窝,他们彼此几乎都做了将近十年的邻居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彼此相熟,尽管七绕八绕他们都大概能凑个圈。

这里唯一的好是它分明的四季,满足了一个镇子的不同审美需求,比如那个向往阳光的俄罗斯人,不过他现在应该只是向往锅炉了吧。镇子里的人总是能看到他白白嫩嫩的脸上多了几道烟雾的痕迹,但没人招惹他,趁他笑着没露出那紫罗兰的眼睛时。

……(略)

贝什米特太太有一片花圃,她每天花大量的时间打理它们,这是她的爱好也是她的工作,镇子里的人们会把种子交给她并且支付一个能满足贝什米特太太用平底锅如流水的开销的价格。假日里他们就会来这里散步野餐,共享浪漫的休闲时光。可是正如我所说的,这个镇子太小了不是吗。而且节假日永远属于所有人。

每次的家庭聚餐情侣约会都会变成大杂烩,而且喧闹非凡难以停止,通常以基尔伯特的演唱作为结束。

 

——《小镇一二言》节选

 

 

001 教小孩子的正义与温柔

 

但尽管是个相互之间知根知底的小镇子,也是时常有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发生的。夜晚里的醉汉会醉在路边,冻死在寒风里,或是抱着哪个小姑娘取取暖,外乡人眼红红这里的宁静,也蔑视它的止步,也常会来找一些有的没的的茬。

记得粗眉毛家的小侄子,就是那个小粗眉毛,就被盯上过。几个相对于他而言高达的影子笼罩着他的不安和怯懦,他害怕得不敢说话,尽管人来人往但似乎没人注意到强的阴影这边。他只能祈祷谁能来帮帮他。不良少年让他跪下来交出零用钱,他原本是想从的,尽管是百般的不愿意,他在城市里长大,直到最近才被托付给这个小镇里的表亲,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他的脑子打了节。画面都被切割开来,突然就想起来家里的夫夫教育过他

 

“男子汉要做hero才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绅士应有的底线和原则时刻要铭记”

“或许你该再优雅些”

 

听说那时他很优雅的告知那帮少年做这件事情的不良后果,并且劝他们回头是岸。

 

后来王老板听说了这件事后,只是摸摸他的眉毛说,

“那俩混蛋忘记告诉了这一切的前提”

他轻轻地抿了口茶,那似乎是碧螺春,亚瑟常念叨王老板的茶。

纵然话没说明白,但小粗眉明白了,或许是因为他还顾及他只是个孩子,世界应该再纯真些而闭口。但真没必要。

 

他的脸上终究还是落了淤青。那帮不良的嘲讽和拳脚仿佛轻易的就撕碎了他长期以来被教导的,正直与温柔。恍惚间他听到了来往行人更加匆匆的脚步声。

这个该死的小镇。

 

明明很愤怒却没有生气,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落下来,他用手臂挡着脸,另一只手胡乱的擦着脸。但发现自己绅士的袖扣不见了。

正当他准备迎接第二下重击时转机就出现了,他觉得这大概用尽了他今年一年的好运气。

 

伊丽莎白把平底锅做扛在肩上,

她的锅一定是被打了圣光

 

“你们怎么能欺负孩子呢”

 

语调有些不稳当的起伏,她的头换换的抬起慢慢露出隐藏在刘海阴影下的双眼。那时她棕色的大波浪卷被高高束起,因为用力过猛脸上泛起健康的红色,碧绿的眸子应该是偏冷色染上了一层冰霜,甚至都能感觉到微微的寒意。反差让她显得有些魔化。

吵嚷声引来了不少视线,旁观的人多了起来,但却没有人上前。他看到了安东尼奥,但他却笑得平静,只是低头看了看手机。

 

这些男人怎么了

这个镇子的人心也跟着镇政府的栅栏一起腐烂了么

这个小镇子!

 

但他没有时间管这些了,

他能帮这位女士些什么吗,他很懊恼。

他太小了。

 

但我们都明白这都是多余的。没有人愿意回顾那场单方面的碾压,尽管她们看到了最后。

太可怜了,

那几个年轻人,

他们是异乡人,不知道贝什米特夫人年轻时提刀的样子。

现在想想,那口平底锅多可爱。

 

事情的进展像按了快进键一般。最后路德维希来了,贝什米特兄弟是这个小镇的“守护者”,好吧,就是警察。带走了不良们回局里做笔录,一想到还要花大量的时间通知家属领人并且进行严厉的思想教育,路德的眉毛拧到了一起,伸手摸摸怀里那个熟悉的地方,

 

空空如也

这个月的胃药剂量又超了

 

让费里送来吧。他心安理得的想。

临走前看着一同来的哥哥十分利索熟练的扛起了拿着平底锅挥舞的那位夫人,嘴边嗔怪着她逞强,嘴角却不自觉的勾起笑容。

 

哥哥,你的自豪不要表现出来啊。

 

 

他们的脚步后面隐隐有两道身影急速的奔过来。

奔跑的六道眉毛和昂扬的呆毛?

是他们没错。

 

老天,我是偷跑出来的,会被惩罚的。小粗眉很忐忑。

正如他所想,亚瑟冲过来,带着一脸的不爽和满身的戾气。迎着上来就是一拳,一拳到肉,打击感满分,他的心里不自觉的点评。

只是这拳精准的避开了警官先生打到了身后的不良,然后他受不住突然而来的袭击向后无措的倒下。瞧,多古诺米牌效应!他好像看见旁边的警官先生摸了摸自己的胃部,为什么,亚瑟先生明明打的很精准?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他心中高大的绅士居然为了他挽起了西装袖子,扯掉了领结,向陌生人挥舞拳头,眼眸里绿色的森林仿佛在喷火。是魔法吗,我的天!我都看见了什么。

亚瑟朝他走了过来,

 

我发誓亚瑟先生,我会忘记我看到的一切,请您不要再靠近我了。

小粗眉毛看向一旁的阿尔弗雷德,拦住他,我请求你(尽管我们俩关系很紧张)

可是由于镜片的反光,他看不清阿尔弗的表情,只是他的呆毛随风摆动的幅度给人感觉不太妙。

 

“听好,西兰”他的亚瑟先生蹲下身来,眼眸里换上了浅浅的愧疚,“我很高兴你选择了柔和而且正义的方式解决问题,但这是我的疏漏,或许我该多思虑些更现实的问题。我得承认我的教育方式有问题”

 

“不,亚蒂,hero作证,你没有什么大的问题”阿尔弗一下子恢复了状态,蹿到他们中间,“是这小鬼还没有成为hero呢”故意拍拍他脸部的淤青,引来西兰的嘶声。

“嘿,疼吗?告诉hero。”阿尔凑揉揉西兰的头,压低了他的整个帽子。

“......”

“疼也要忍着”或许是他的ky又犯了。他的上眼睑往下耷拉了一些,露出了温柔的非常态。西兰不住的看向他,却没有在他大海一般澄澈的眼眸中看见自己的影子。

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吗?

 

亚瑟伸手准备去教训阿尔弗,

 

 

“亚瑟先生,我知道了,”

西兰望着亚瑟,眼里泛着亮晶晶的液体。“这没什么。”

 

亚瑟停下准备去整治阿尔弗的手叹了口气。

“这个周末我们去向贝什米特夫人道谢好吗?”

 

 

 

事件平息几分钟后人群皆作鸟兽散。

看戏这种事还是很有趣的。

“小耀,我们还去基尔伯特家吗?”一个软软腻腻的声音。

“啧”,布鞋转了个方向,“在外叫老板”

“诶~~~~~~”/(ㄒLㄒ)/~~(万尼亚内心os:这是什么play?Σ( ° L °|||)︴)

“伊莎家大概没空招待我们了,走回去给嘉龙濠镜湾湾做饭了”

“啊~小耀我来给你烧火烧水~~”(*L*)弱弱的,“可以上桌吃吗”(╯L╰)

“啧”

“ (ㄒLㄒ) ”

“能不能有点追求”

“?”

“我是说……你可以上来吃……”

……

(吃什么吃什么!在哪吃!后续呢!!这段给我掐了,怎么走这么快!编剧给我叫过来,这不清不楚的!给我回来!!

他们走远了,听不见了(ㄒoㄒ))

 

 

 

后来听说隔壁的镇子都在传小镇“警匪勾结”,

但是局子里的伙食很好,纯正的意大利风味,就是看守的德国人胃不好。

 

 

千万不要让贝什米特夫人知道啊。

但是贝什米特先生似乎很高兴。

 

 

夜晚,贝什米特宅。

“我们今天试试警匪怎么样”红色的眼眸逐渐失神,他不动声色的靠过去,不等她回答。

“恩?你怎么把灯关了?”

 

贝什米特夫人周末在花圃里跟费里聊天后表示,他们贝什米特兄弟房间整理的有多干净心里就有多渴望把它弄乱。

这真是个放纵的烂习惯。

 

 

 

 

这只是个开头想要大致介绍下关系及环境,毕竟私设。开头借西兰君的小事件基本让大半人物出场,从他们的称呼可以看出关系的远近哦~

大家对文有意见可以提出来,我还不太会写同人~:-D

最后,专注肉文擦边球一万年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还有大概多少字发一次看着比较合适,我没怎么写过~不太把握得到,字太少的话会影响阅读观感的吧。思考.jpg

这里阿汤,入圈快乐~:-D

 

 


评论
热度(10)
© 云深 | Powered by LOFTER